当前位置:首页 > 规划知识 > 它山之石
一处城市“ 沉积岩”的新生:飞利浦Strijp-S工业遗产的保护与开发
编稿时间:2017-09-29 字体: 发稿人:株洲规划局
 2017-09-29 《人类居住》 

文图 | 孟璠磊,北京建筑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十九世纪英国艺术评论家罗斯金(John Ruskin)在《建筑的七盏明灯》中的这段话,很好地阐述了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历史建筑。人类发展和社会变迁在城市中会留下各式印迹,这些印迹如同“沉积岩”一样,清晰地记录下城市变迁的轨迹,对后人来说,这些“沉积岩”就是我们最珍贵的物质遗产。工业时代遗留下来的建筑物具有独特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是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相当数量的工业遗产走进现代生活的视野,一批具有突出价值的工业遗存先后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进一步拓展和完善了我们对物质遗产的理解。工业遗产与其他传统建筑遗产所不同的是,其自身具备更大的开发和再利用价值,从而与现代生活建立起关系。文化创意产业园作为工业遗产最为广泛的再利用形式之一,活跃于今天的城市之中。荷兰埃因霍温飞利浦Strijp-S 文化创意产业园,是近年来涌现出的一处优秀案例,其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与开发收获了巨大的成功,并使城市重获新生。

▲ 荷兰埃因霍温市飞利浦博物馆指示牌 | 海洛创意

 

城市中的工业遗产

作为城市化的重要推手,工业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城市发展的主旋律。我们所熟知的德国杜伊斯堡和埃森、英国伯明翰、荷兰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澳大利亚悉尼等地,都曾经是其国家的重要工业城市。进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后,“第三次产业革命”到来,传统工业区无法满足新生产方式的需求,大量工业建筑、工人住宅、工业设施被废弃,曾经象征着辉煌和财富的“生产资料”变为“历史遗存”。

正如“工业革命”发端于英国那样,“工业考古”亦产生自英国,并由此走向世界。1955 年,英国伯明翰大学Michael Rix 在《The Amateur Historian》一文中首次使用“工业考古(Industrial Archaeology)”一词,用以描述针对工业革命产品和技术遗迹的考察行为,从此,“工业遗产”逐渐成为人们广泛关注的焦点。第一处登录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现代工业遗产“铁桥峡谷(Iron Bridge)”同样来自英国。这是一座建造于1779 年的由铸铁构件搭建而成的桥梁,是英国工业革命技术应用于城市发展的重要象征。铁桥峡谷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使人们意识到,工业生产遗留下来的建筑物同样具有一些独特的价值,如历史价值(早期工业革命时代的技术产物)、文化价值(工业文化的代表和象征)、社会价值(工人阶层赖以生存和创造财富的场所)等。自铁桥峡谷被人们广泛认可后,陆续又有不少其他国家现代工业遗产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如2001年登录名录的德国鲁尔区埃森关税同盟工业遗产群,2014 年登录名录的荷兰范内尔工厂等等。

▲ 铁桥峡谷

http://whc.unesco.org/en/list

▲ 鲁尔区埃森工业遗产地

工业遗产的一项重要价值在于空间的再利用,与传统“福尔马林”式的文物保护所不同的是,工业遗产的保护在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如何与现代生活建立关系,即空间为我所用。一般来说,工业遗产再利用包括三种方式:第一种是基于遗产保护的“博物馆模式”,例如著名的德国“鲁尔工业遗产博物馆”,“LWL 工业遗产博物馆”、比利时安特卫普港“胰岛区博物馆”等;第二种是将工业遗址地打造成城市景观公园,如澳大利亚悉尼“帕丁顿水库花园”和“岬角公园”,前者是利用一座废弃的地下水库改造成一座下沉式开放庭院,后者则是由原来的采石场和储油厂改造而来;第三种则是将工业遗址改造成“文化创意产业园”,打造成时尚艺术区、创意生活区等等,如荷兰埃因霍温“飞利浦Strijp-S文化创意产业园”、马德里的“Matadero文化创意产业园”等等。

文化创意产业园作为工业遗产最为广泛的利用形式之一,活跃于今天的城市生活之中。比如,飞利浦电子厂生产区被改造为“飞利浦Strijp-S 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历程,就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辞“旧”迎“新”的发展策略。

 

飞利浦电子厂生产区的新生

荷兰埃因霍温的飞利浦电子厂生产区

埃因霍温是荷兰南部北布拉邦(Noord-Brabant)省的工业重镇。它始建于十三世纪,最初是一座以经商和贸易为主的小镇。随着工业革命在荷兰的传播,到十九世纪末期,埃因霍温开始大量出现工厂,主要生产纺织制品、烟草、电器和机械品等,并陆续诞生了飞利浦灯泡制造公司、DAF 汽车制造公司等知名企业。工业生产大幅提高了埃因霍温的经济水平和城市影响力,使其发展成为一座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城市。1920年,埃因霍温城区进行了合并和调整,将包括Strijp区在内的周边八个地区划入“大埃因霍温”(GreaterEindhoven)范畴,由此形成了今天的埃因霍温城市格局。

▲ 埃因霍温区位

飞利浦生产区主要集中在埃因霍温城区西北部Strijp 地区。飞利浦公司是埃因霍温的支柱企业,埃因霍温也见证了飞利浦公司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飞利浦公司第一只白炽灯泡于1892 年在这里生产完成,世界著名的足球俱乐部(PSV)由飞利浦公司于1913 年在这里创立,世界上第一只节能灯泡于1980 年在这里研发成功等等。

1937年Strijp-S区飞利浦工厂

《Strijp S : herinnering verbeeldingtoekomst》

1980年代埃因霍温飞利浦Strijp-s工业区

《Strijp S : herinnering verbeeldingtoekomst》

飞利浦公司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丰厚的工业遗产。例如,在2001 年被列为“国家级保护建筑纪念物”(Rijksmounmenten)的飞利浦第一座生产车间(Eerste gloeilampenfabriek van Philips),是一座建于1869年的纺织车间,由飞利浦父子创办公司时买入,并先后在1891和1926 年进行了扩建。这是埃因霍温第一处登录国家级保护建筑纪念物名录的工业遗产,2013年被改造成飞利浦博物馆(Philips Museum),成为“欧洲工业遗产之路”锚点之一。

飞利浦工业遗产博物馆

再如,先后于2001年和2004年被列为“国家级保护建筑纪念物”的Strijp-S区两座包豪斯风格生产大楼,是飞利浦在早期企业扩张时所兴建的规模最大、建造年代最早的一批生产车间,两座大楼分别被命名为安东大楼和杰拉德大楼,以纪念开创飞利浦公司的两位兄弟。除此以外,还有飞利浦钟表大楼(Klokgebouw)、机房车间(Machinekamer)、仓库大楼(Veemgebouw)、飞利浦研究实验室(Natlab)、飞利浦工厂烟囱(Fabrieksschoor-steen)等等。

▲ 被改造成创意办公空间的仓库大楼

▲ 被改造成电影院、剧场、餐饮等空间的飞利浦研究实验室(Natlab)

▲ 被用于灯光秀的飞利浦工厂烟囱

 Strijp-s区的再生

1990 年代,飞利浦公司总部迁址后,留下的大量工业建筑由于无人问津而成为荒芜之地。受此影响,埃因霍温的城市人口、经济等方面出现明显下滑,城市发展进入停滞期。2004 年,飞利浦公司完全迁出Strijp-S区后,市政府接管了留下来的工业用地和工业建筑物。为了振兴本地经济,埃因霍温决定利用这些工业建筑遗产来重塑城市文化形象,吸引高科技人才聚集,打造一座国际化的创意城市。

Strijp-S 被定位为“创业产业聚集区和高技术人才休闲生活区”,其核心内容有三项:一是为创意人群提供一个带有探索性和实验性的生活创作空间;二是为公众提供全新的遗产体验,使人们对工业文化和历史获得一个全面而独特的体会;三是为埃因霍温网罗创新型人才,为人才提供交流和展示的平台,进而提高本地区的国际知名度。

▲ 安东大楼南侧底层空间

▲ 安东大楼西侧底层休闲空间

Strijp-S区大量原来无人问津的工业建筑被转换为创意空间、居住空间、餐饮空间、休闲空间。为了扩大Strijp-S区更新后的影响力,埃因霍温市联合飞利浦公司共同策划了“飞利浦建筑之路”。这是一条为游客规划的建筑遗产参观路径,编排和整合了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飞利浦建筑遗产。 Strijp-S区拆除了原有的厂区围墙和检查站,使厂区纳入城市整体环境中,消除了工业区的封闭性和内向性。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停车、交通站点)等方式为该区域提供了良好的交通可达性。鲜艳的色彩也被用来化解工业建筑的超大尺度空间。Strijp-S区成为一个居住、商业、创意办公、休闲娱乐等功能相互融合的有机整体,构成了一个功能完善、业态混合的集约式社区。

安东大楼内部空间色彩

改造完成后的Strijp-s区鸟瞰夜景

http://strijp-s.com/

当前,我国许多城市步入了“更新时代”。从Strijp-s区的新生历程,我们可以知道,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再利用不仅可以将城市中被人遗忘的空间重新激活,而且也在不断地延续城市的文脉和记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存量更新,更新的不仅仅是土地的存量,而且是空间的存量。在经历了大拆大建的“破坏式更新”后,我们迎来了“更新2.0 时代”:即重新审视历史遗存的价值,因为那些被人遗忘的建筑物记录着鲜为人知的历史,正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和挖掘。



本文刊载于《人类居住》杂志

2017年 第 1 期


相关新闻: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株洲市规划局 主办单位:株洲市规划局 承办单位:株洲市规划信息中心
地址:株洲市天元区嵩山路222号 邮编:412007
湘ICP备13009681号-1 技术支持:福建拓尔通软件有限公司